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玉兒0111的空間 > 博客
社保降費后怎么辦?三支柱確保養老金發放按時足額
2019-03-13 09:17:00 | 社保降費 , 養老金
(原標題:社保降費后怎么辦? “三支柱”確保養老金發放按時足額)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4000億社保降費“紅包”即將派發。2019年,為“穩就業”,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綜合降費措施,包括降低社保費率、返還失業險、給予社保補貼等。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測算,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降費措施,預計將使社保費減收4000億元。這是2015年社保減負以來最多的一次。

減輕企業負擔的同時也引起一些擔憂:社保基金持續運行會受影響嗎?養老金能按時足額發放嗎?

3月12日,人社部部長張紀南在部長通道上表示:“我們有能力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降費可以吸引更多人參保,社保基金的‘蛋糕’就會越做越大,形成良性循環,必然進一步增強社保制度的可持續性。”

就業結構性矛盾凸顯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首次將就業優先政策置于宏觀政策層面,且穩就業放在了“六穩”的首位。

張紀南解讀稱,至少有兩方面的“優先”。其一,目標導向優先,把就業作為經濟發展的優先目標。其二,政策支持優先,主要是宏觀政策層面,比如產業政策、財稅政策、貨幣政策、教育政策綜合發力。

張紀南認為,從過去幾年來看,就業形勢總體穩定,但就業總量壓力不減,結構性矛盾凸顯,就業難與招工難并存。

3月12日,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蘇海南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主要原因還是“貨不對板”。“一方面,從就業難來說,擁有高等學歷的人才也存在一些眼高手低的問題,大都不愿意從事一線的基層工作,同時一些專業設置及所教知識與市場需求脫節,企業不可能只招‘動嘴皮子’的管理者或所學非所用且實踐能力弱之人;另一方面,從招工難來說,企業需要大量‘善動手’的技能型人才,但‘懂金剛鉆才敢攬瓷器活’的人少之又少。”

張紀南也表示:“高技能人才始終是市場短缺的,求人倍率一直都大于2。就是一個高技能人才有兩個以上的崗位等待他。”

針對上述就業難題,張紀南稱,將突出重點群體,重點做好大學畢業生、農民工、退役軍人和就業困難人員等群體就業創業工作。

為了儲備更多高技能人才,今年還將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具體措施包括擴招、擴大獎助學金覆蓋面和提高補助、改革辦學體制等。

蘇海南補充稱,要把職業教育的地位提升到與高等教育平行的高度。而從教育本身來看,職業教育一定要緊扣市場的需求,其所教的內容應當是市場急迫需要的,能夠馬上應用且能帶來效益的。

此外,張紀南還表示,對于失業人員,將完善實名制服務和管理,及時兌現失業保險等社會保障待遇。對于零就業家庭,將加大援助和幫扶力度,確保及時動態清零。對于困難群眾的幫扶工作,將多方面采取措施。

社保降費4000億元

今年,企業的社保減負程度將是2015年以來最高的一次。

據人社部統計,2015至2018年間四次降低社保費率,累計降低企業成本約3150億元;2018年4月30日后繼續實施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階段性降費率政策,全年為企業降低成本1840億元。

據鄭秉文3月12日撰文,養老保險單位繳費降至16%之后,大約可減收3700億元。如果加上失業保險等降費幅度,社會保險繳費減收4000億元,在2萬億的減稅降費中貢獻率可達五分之一。

養老保險繳費減收3700億元,同時今年退休金仍保持5%的漲幅,有人因此擔心養老金能否足額發放、社保基金能否持續運行的問題。

張紀南明確表示:“有能力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財政部部長劉昆3月7日也表示:“目前社會保險基金的運行情況總體良好,能夠確保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對于社保降費影響基金持續運行的擔憂,張紀南表示,從現實來看,由于一些歷史原因,我國的社保名義費率偏高,有一定降費空間。

“從長遠來看,降低費率以后,企業有了活力,可以不斷擴大再生產,擴大就業。而且門檻降低了,就業的人就會越來越多,參加社保的人也會越來越多,社保基金的‘蛋糕’就會越做越大,形成良性循環,必然進一步增強社保制度的可持續性。”張紀南表示。

對于養老金為何能按時足額發放的問題,張紀南還給出了三個理由。首先是當期收大于支。經過反復測算,降低費率以后,總體上仍能夠保證基金收大于支。

其次是累計有結余。按照最新數據,目前我國企業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4.78萬億元,有比較強的保障能力。

最后是戰略有儲備。張紀南表示,全國社保基金已經有2萬億元左右的戰略儲備,今后還會繼續加大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的力度。同時,還將綜合采取一系列措施,實現社保基金可持續。

3月12日,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董克用向記者表示,“降費”降的是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單位繳費費率,而這項制度是省級統籌,而不是全國統籌。因此,關于降費會不會影響社保基金的持續運行,要分情況討論。

董克用分析稱:“對于養老金結余比較富裕的省份,例如廣東,肯定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對于養老金結余已經枯竭的省份,例如黑龍江,就需要中央政府給予更多的補貼;對那些處于養老金收支平衡‘邊緣’的省份,改革前,也許剛好能夠維持養老金的持續運行,如果降低繳費率,就可能出現不足。但是,老百姓也不用費擔心,因為是基本養老保險,各級政府財政肯定會進行補貼。”

劉昆此前表示,今年將安排6000億元規模的中央調劑基金、7392億元的中央財政基本養老金轉移支付預算。在此基礎上,仍存在滾存缺口的省份,將按照中央和地方共同負擔的原則,彌補基金收支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