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團隊引導師趙磊的空間 > 博客
趙磊:成為引導式培訓師必須思考的價值觀
2019-02-14 09:12:00 | 培訓師 , 價值觀
  成為引導式培訓師對于習慣于傳統授課模式的伙伴們來說,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挑戰。因為引導式培訓意味著交互學習模式要逐步替代單向輸入;意味著要放棄原來所秉持的傳道、授業、解惑的理念,因為下面坐著人也許比你更優秀;意味著要接受更多現場不確定性的挑戰。因此,對于想成為引導式培訓師的伙伴來講,也許下面的一些價值觀至關重要。

  一  引導技術的應用,是為了解決“信息如何輸入,能讓學習者背起學習責任?”的問題

  當學習者參加培訓的時候,總是習慣于現場有一個權威的人士,負責知識導入、傳輸。學習者們依賴于培訓師,習慣性地問怎么辦、對不對,卻很少主動去問為什么?引導式培訓首先要思考的是:如何讓學習者成為主角,通過對話、反思、參與,激發思考的生發?

  我經常在領導力課程伊始,應用“漫游掛圖”的工具,請學習者以小組為單位解析與主題相關的關鍵詞。

  為什么會選擇這個工具?因為,小組每個伙伴的分享,對于其它成員來講就是學習的過程。教育、生活閱歷的不同,對不同詞組的理解與詮釋也會不同。在這樣的學習過程中,大家不會覺得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知識導入的過程。當某位伙伴對關鍵詞有特別闡述的時候,在加深理解的同時,還會掌握更多新的信息。這些信息對課程的深入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

  學習者在參與學習活動的同時,本身也在體驗一個參與的過程。他們更加容易、全面地理解課程信息,背負起詮釋、思考的角色。這樣的一個活動,其實是引導式培訓師,在課前思考:信息如何進行輸入,能夠讓學習者背負起學習責任的答案。

  二  參與是一種身心體驗

  在講授《引導技術在培訓中的應用》的課程時,被問最多的問題是:他們都不主動參與怎么辦?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先行思考:

  參與”和“參加”有什么不同?

  “參與”和“參加”是由誰決定的?

  “參與”:是培訓師期望的,并由學習者決定的狀態。學習者在課程中,是否參與、如何參與、參與度如何,取決于他們在這個場域中的身心體驗如何。安全、舒服、愉快、緊張、不悅、擔心、猶豫等等不同的身心狀態,都會影響到學習者的參與程度。

  我們經常說“構建一個安全的場域”。這句話不能單純依靠培訓師號召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是要從小的細節、活動開始。無論在培訓場域還是會議場域,人們都會下意識地進行自我保護。所以要構建的是學習者內心的舒適程度。當學習者不需要帶著防備、擔心、焦慮參加學習的時候,這個場域就進入到了相對安全的狀態。

  舉個冷場的例子。培訓師針對一個事例,提出類似這樣問題:“大家認為這件事情如何進行處理?為什么會發生……”。我們會發現大多數學習者很難主動參與回答,冷場的情況時有出現。

  糾其原因,是因為大多數我們受到的訓練,總是強調人們在思考的過程中走捷徑,比如當看到某個事件的時候,直接去做出評估和判斷是最簡捷、高效的做法。同時,我們下意識的覺得其它人和我看到的事例是一樣的,所獲得的信息自然也是一樣的。培訓師常常會直接詢問學習者的觀點、想法,分析問題的原因,卻忽略了客觀資料的歸納與整理。表面上看這好像與“參與”無關,但事實是,觀點、想法、原因、感受都是相對私密的,人們很難在沒有共同認知氛圍的情形下講出所思所想,人們會因此擔心自己說的對或錯、深或淺,因而出現冷場的情況。

  很多伙伴都很熟悉“焦點討論法”這個工具。它的第一個環節從“客觀性問題”開始回答,本身就是在幫助參與者構建一個共同認知的氛圍。當人們發現每位伙伴觀察到的維度不同,觀點如此多元的情況下,不再糾結于對與錯、深與淺的擔憂,參與就順其自然地發生了。

  三  參與是設計的流程造就的

  從一定意義上講,在團隊引導活動中,所有的參與都是由前期設計的流程造就的。引導式培訓師在課程設計之初,要考慮通過何種流程,讓學習者體驗到參與的快感,產生對話的欲望,如果不能夠以滿足身心體驗的流程進行保障,即使熟練的掌握了某些技巧,你仍然會發現有很多人在旁邊觀望。

  很多伙伴都學習過“團隊共創”工具,那么你能否告訴我頭腦風暴環節有幾個步驟?其中的步驟為什么是:每位伙伴書寫觀點、小組內一對一交流,然后是大組交流,最后才是全體匯報?這個環節的設計,實際上考慮了兩點:

  一對一交流相對來講最容易,參與度也最高,在流程上保障了每位伙伴的參與度;

  從一對一交流、小組在大組內交流再到全體會議中發表,實際上是在構建安全的氛圍。一對一的時候人們會感覺到最安全,保證了知真灼見不會被其它聲音所掩蓋。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參與度的真實性。

  引導工具中類似的設計思路還有很多,引導工具表面上看是對話工具,但其環節與步驟實際上支撐著整個參與體系。引導的過程包括對話、反思、參與以及學習者的自我管理、詮釋。引導式培訓師只是告訴大家學習流程,需要在某個環節做什么、取得什么樣的成果。每個伙伴會根據學習的過程參與其中。因此,可以說引導工具是在用流程保障學習者的參與狀態。

  四   理解引導的即時性

  在學習引導的時候,導師強調最多的是當參與們闡述了觀點以后,引導師要用什么樣的方式進行回應。因為引導是即時的,你的每個表現、觀點都會影響到參與者在現場的表現。

  學校的課堂里,我們經常會看到這樣的畫面。當一位同學站起來回答一個不知道確切答案的問題時,常常會緊張地一邊看著老師的表情一邊回答。如果老師的臉色是晴,那么可能意味著回答是正確的,回答的聲音、語氣、內容都會更加自信篤定;反之,如果老師的臉色是陰天,那么同學的回答往往是磕磕絆絆的、猶豫、狐疑會占據更多。

  顯然,老師的觀點和表現會影響到學習者的狀態。

  在這里,引導式培訓師還要特別注意,參與場域的最大破壞者是你自己。你的情緒會影響到參與的進程。當你聽到非常不愿意聽到的觀點或事情,做出制止、否定、反對的動作時。參與很可能將不再存在。

  成為引導式培訓師,首先要做到的是摒棄“觀點對與錯”的判斷與考量,每位伙伴的發言都應該受到肯定和鼓勵,同時也要認識到他的觀點是由過往的知識積累與經驗構成,在不同情境下,這樣的觀點不一定就不正確。因此,引導式培訓師要學會,積極鼓勵每位學習者談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即便這個想法你可能并不一定認同,但必須了解到在這樣的對話進程,其它的伙伴將有機會獲取比單純聽課更加多元、有效的化信息。

  五   賦能從學習者進入教室的一刻開始……

  我們談到“賦能”的時候,總是會聯想到組織發展。實際上在引導技術應用的場域里,賦能從學習者進入教室的那一刻就已經開始了。

  引導式培訓師就像組織中的新型領導者一樣,他相信控制與命令無法使學習者獲得更多。對于工作中要解決的實際問題,學習者了解的比自己更多。在這樣的價值觀指導下,過往的經驗往往會成為資深培訓師的挑戰。他要從知識的傳輸者,變成信息的提供者,讓學員們在了解背景信息并且相互溝通的情形下,主動做出相對應的決策。他要管理好分享經驗的欲望,鼓勵和授權學習者深入思考、探詢。

  他將從指導者逐漸轉型為流程管理者,把他思考問題的流程、決策的邏輯提供給學習者,讓學習者們在掌握知識的同時,學會如何舉一反三解決實際問題。

  六  解決問題,需要集“眾智”匯眾力

  現在不是知識匱乏的時代,而是一個需要集“眾智”、匯眾力的時代;

  在信息爆炸時代,我們都不缺少信息。同時,不確定的時代,過往成功的經驗很多無法應對當下的問題。引導技術的應用不是為了提升課堂的活躍度,也不是為了證明老師的正確性與權威,而是為了讓學習者平等地了解到對方的真實想法,通過對話、討論,最終達成應對新問題的有效共識,并愿意踐行。

  針對同一個學習主題,每個人的理解、詮釋、關注都不一樣。我們無法清晰地知道學習者的想法是什么,甚至他們不愿意主動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即使你要求提前準備,但仍然無法請他們談出他們真實的想法。這樣的情形下,傳統的培訓師只能選取單向輸入,卻會因沒有呼應而倍感焦慮。引導式培訓師卻會鼓勵大家對某個話題展開爭論,鼓勵大家通過討論的方式,在小組內分享思路、化解矛盾,達成共識。

  因為,學習者才是對這個問題最有切實體會的人,他們所處的情境類似、壓力類似、競爭類似,他們相互之間的反思與學習,更加有利于能力的整體提升。

  七   一點衷告:別為了“教”而“學”

  坦率的說,很多來學習引導技術的培訓師,不是為了將引導技術應用于自己專長的課程,而是想去教授引導課程。如果您是為了多一門可以講授的課程才去學習的,我建議您調整自己的想法。您首先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應用引導技術豐富您的課程,以便于學員更加有效地學習,相信這會是您課程的加分項。

  由于引導是為組織發展服務的,因此我更愿意把它稱之為一個“專業”。所以如果想成為專業的引導技術教授者,恐怕需要多年組織發展經驗的歷練,而不是豐富的培訓經驗。如同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談到的《引導不是培訓技術,而是組織發展技術》。所以,如果您以培訓師的經驗、邏輯去教授引導、引導技術課程的時候,很可能會傳遞錯誤的信息,影響的不僅僅是個人聲譽,也會給組織帶來嚴重影響。

  引導在不斷發展,引導技術在不斷發展,引導技術在培訓中的應用也在不斷發展,希望本文能夠為那些有志改善傳統授課模式的伙伴,提供一些參考性建議。(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