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謝炳城的空間 > 博客
“上下班途中”工傷認定精解
2019-03-13 21:34:31 | 工傷認定 , 上下班途中 , 工傷保險條例
“上下班途中”工傷認定精解
 
文 / 謝炳城,原載《人力資源》2019年3月刊
 

 
  我國《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根據這一規定,對“上下班途中”的工傷認定,有以下五個要件:1.受傷害者為職工;2.是在上班或下班途中受到傷害;3.受到交通事故傷害;4.受到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5.非本人主要責任。這五個要件組成“上下班途中”工傷認定的整體,同時滿足第1、2、3、5點或1、2、4、5點時,應當認定為工傷,否則不得認定為工傷。
  值得一提的是,我國2003年版的《工傷保險條例》規定的是“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機動車事故傷害的”,我們現在的看到的是2010年修訂后的規定,與舊版條例相比,修訂后的條例擴大了“上下班途中”的工傷認定范圍。鑒此,本文僅就修訂后的新版條例進行探討。
  那么,如何對上述五個要件進行理解呢?
 
受傷者的身份為職工
 
  這一要件強調的是工傷認定的主體適格問題。《勞動法》第72條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社會保險法》第4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用人單位和個人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法律給出了明確定義,參加職工社會保險的主體用人單位和勞動者。
  何謂職工?有廣義和狹義兩種概念,前者泛指一切職員和工人,包括與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勞動者,也包括與用人單位或非用人單位的各類組織建立勞務關系的勞務人員,《現代漢語詞典》對職工的解釋是“職員和工人”,即是廣義概念。后者則單指與用人單位建立了勞動關系的勞動者。《禁止使用童工規定》第一條規定,用人單位“不得招用不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全國人大常委會于1978年批準的《國務院關于工人退休、退職的暫行辦法》第一條第一項規定,“全民所有制企業、事業單位和國家機關、人民團體的工人,符合下列條件之一的,應該退休:(一)男年滿六十周歲,女年滿五十周歲,連續工齡滿十年的。”據此,勞動者應當是年滿16周歲、未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并且與用人單位建立了勞動關系的人員。
  工傷保險法律法規中所稱的職工,一般采用狹義概念。“職工”身份強調的是認定工傷的主體適格,職工是認定工傷的適格主體,無論是“上下班途中”的工傷認定,還是其他工傷認定或視同工傷,均需主體適格。
  但是,特殊情形時,工傷認定也適用廣義的職工概念。比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于2016年3月28日頒布實施的《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二)》(人社部發〔2016〕29號)第二條規定,“達到或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但未辦理退休手續或者未依法享受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繼續在原用人單位工作期間受到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用人單位依法承擔工傷保險責任。用人單位招用已經達到、超過法定退休年齡或已經領取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的人員,在用工期間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如招用單位已按項目參保等方式為其繳納工傷保險費的,應適用《工傷保險條例》。” 由此可見,認定工傷并非以雙方存在勞動關系為必備前提,即便是雙方不存在勞動關系的,有一定條件成就時,受傷害者也有認定工傷的權利,即采用廣義的職工概念。
 
所受傷害發生在上下班途中
 
  這一要件強調的是職工以上下班為目的的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內受到傷害,包括職工按正常工作時間上下班的途中,以及職工加班加點后上下班的途中。比如,職工的上班時間是早上9點,其在9點前從家里、宿舍等來到單位的途中,即屬于上下班途中。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工傷保險有關規定處理意見的函》(人社廳函[2011]339號)指出,“上下班途中”是指合理的上下班時間和合理的上下班路途。
  2014年頒布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14〕9號),在《工傷保險條例》基礎上,對“上下班途中”進行了具體細化。該規定第六條規定,“對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情形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一)在合理時間內往返于工作地與住所地、經常居住地、單位宿舍的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二)在合理時間內往返于工作地與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的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三)從事屬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動,且在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四)在合理時間內其他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
  根據前述規定,可以將“上下班途中”解讀為三個要素,一是目的要素,職工必須以上下班為目的,二是時間要素,即必須是在職工上下班的合理時間內,三是空間要素,即必須是職工在上下班的合理路線內。三個要素相互關聯,渾然一體,不可割裂開來。
  何謂“合理”?《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是“合乎道理或事理”。然而,如何把握“合理”,依然都是實踐中的難題。工傷保險法規和司法解釋均沒有給出具體界定,也不應具體界定,而是交由司法者根據案件實際情況靈活把握。事實上,職工上下班是坐車還是開車,路上是順暢還是堵車,離單位是300米還是3000米,下班后是直接回家還是去看望父母子女等,因各種情形情境的不同而對“合理”的解釋不同。 
  本文作者謝炳城認為,合理時間是指經過合理路線,結合采用的交通工具而計算出的相對合理的時間,包括從事屬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動時間。合理路線是指往返于工作地與住所地、經常居住地、單位宿舍及配偶、父母、子女居住地之間的路線,是往返工作地與居住地所需的符合日常生活的線路,而不是指絕對的、唯一的、最佳的路線。然而,在實踐中,對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的理解依然存在著諸多分歧。比如,職工未經單位批準,違反勞動紀律早退下班,在下班途中遭遇車禍,是否屬于“上下班途中”的合理時間,還存在較大爭議。
 
受到交通事故傷害傷害
 
  交通事故是指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事件。交通事故不僅是由不特定的人員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規造成的,也可以是由于地震、臺風、山洪、雷擊等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所造成。前述人社廳函[2011]339號文指出,“交通事故”是指《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的車輛在道路上因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事件。“車輛”是指機動車和非機動車;“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雖在單位管轄范固但允許社會機動車通行的地方,包括廣場、公共停車場等用于公眾通行的場所。
  構成交通事故應具備下列要素:1.必須是車輛造成的。車輛包括機動車和非機動車,沒有車輛就不能構成交通事故。2.是在道路上發生的。3.是在運動中發生的,即車輛在行駛或停放過程中發生的事件,若車輛處于完全停止狀態,他人主動去碰撞車輛或乘車人上下車的過程中發生的擠、摔、傷亡的事故,則不屬于交通事故。4.有事態發生,即有碰撞、碾壓、刮擦、翻車、墜車、爆炸、失火等其中的一種現象發生。5.造成事態的原因是人為的。6.必須有損害后果的發生,包括人身傷亡和財產損失。7.當事人心理狀態是過失或有其他意外因素。
  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的交通事故傷害,對“交通事故”的認定,應符合上述規定。
 
受到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
 
  所謂受到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指的是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因車輛所引起的交通事故的其他交通工具的傷害,也可成就本要件。其他交通工具包括城市軌道交通、客動輪渡、火車,但不包括受到航空事故傷害。比如,張某某日上班,從租住的出租層乘坐地鐵前往單位時,受到地鐵事故傷害,此要件即成就。
  “受到交通事故傷害傷害”和“受到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火車事故傷害”是兩個并列要件,二者表示選擇關系,《工傷保險條例》里在二者之間用了連詞“或”字,“或”即或者之意,二選一的意思。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委員會2009年發布的《立法技術規范(試行)(一)》(法工委發[2009]62號)第13.3條的解釋,“或者”表示一種選擇關系,一般只指其所連接的成分中的某一部分。在進行“上下班途中”工傷認定時,此項的兩個要件只需二占其一即可成立。
 
所受傷害為非職工本人主要責任
 
  這一要件可以從三個方面進行理解:
  其一,非本人主要責任的概念,包括本人無責任、本人負次要責任、雙方負同等責任三種情形,不包括本人負主要責任和全部責任兩種情形。
  其二,非本人責任的范圍,人社廳函[2011]339號文指出,《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六項規定的“非本人主要責任”事故包括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和非本人主要責任的城市軌道交通、客運輪渡和火車事故。
  其三,非本人主要責任的認定,人社廳函[2011]339號文指出,“非本人主要責任”事故認定應以公安機關交通管理、交通運輸、鐵道等部門或司法機關,以及法律、行政法規授權組織出具的相關法律文書為依據。比如,《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應當根據交通事故現場勘驗、檢查、調查情況和有關的檢驗、鑒定結論,及時制作交通事故認定書,作為處理交通事故的證據。交通事故認定書應當載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實、成因和當事人的責任,并送達當事人。”
 
作者簡介:謝炳城,男,法學本科學歷,廣東樂昌人,高級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勞動關系協調師,國家職業技能鑒定考評員,主要研究方向:勞動與社會保障法。微信公眾號:勞動法學堂。